中國文化報道在線咨詢:

    有事點這里        有事點這里

高級搜索
當前位置:中國文化報道>>扇面穩中有升引領小眾收藏 名家精品收藏價值更大(1)

扇面穩中有升引領小眾收藏 名家精品收藏價值更大(1)

2016-04-16 16:54:14 來源: 作者: 【 】 瀏覽:661次 評論:0



齊白石《牽牛花》。


 文徵明《憑江追遠》。

    在今年的廣府廟會上,“越秀百詠——新廣府竹枝詞大賽獲獎作品書畫扇面展”作為系列活動之一隆重亮相,展出的百件作品吸引不少觀眾。
    事實上,扇面書畫受關注不僅是在廣州,最近,北京、上海、長沙等地扇面書畫拍賣異常活躍,特別是名家扇面書畫精品受到越來越多藏家的追捧,在接下來的3月26日到28日的嘉德四季第45期拍賣會上,也將展出一組金箋扇面。
    在書畫收藏投資領域中,一直存在著這樣的說法:一手卷、二冊頁、三中堂、四條屏、五楹聯、六扇面。在以往相當長時期內,扇面一直以配角的身份出現。扇面和扇子屬于兩個不同的收藏領域,扇面屬于書畫收藏,年代越早,越是出自名家之手,藝術收藏價值也越高。作為書畫收藏的一個分支,近年來扇面已開始“獨立門戶”,其與書畫藝術的結合,使扇面走入了書畫藝術作品的行列。如今,隨著人們對扇面藝術價值的不斷認可,使得其排名雖然靠后,但相對于其他幾種類型的藏品,在民間的影響卻是越來越大。
    ●南方日報記者 胡新科 通訊員 林漫懿
  扇面穩中有升引領小眾收藏
    廣東省集藏投資協會會長江則昊介紹,扇面收藏的興起可以追溯到明清時期,在上世紀90年代初至2000年前后,其拍賣市場都表現得比較穩定,像近現代名家的精品扇面其價格大多在幾萬元。
    長期以來,扇面市場行情處于相對理性的狀態,因此投資風險較小,且存在一定的升值空間。作為小品清玩的扇面畫,以其頗具特色的形制一直為中國書畫家所喜愛。隨著藝術品收藏市場的不斷升溫,這種能“歸一握,藏袖中”的扇面小品畫,越來越受業內人士和市場的歡迎,拍賣價格也節節上升。
    2000年初,扇面再度引爆書畫市場,行情出現明顯升溫,部分名家的精品扇畫價格一路走高。據業內專家介紹,扇面在2000年的行情之所以火爆,無疑有中國書畫板塊整體上揚的影響,但更重要的原因則是人們對扇面的藝術價值、收藏價值,以及在此基礎上形成的投資價值的認可進一步加深。2004年,在中國嘉德誕生了首批成交價逾百萬元的扇畫拍品,即以101.2萬元成交的包括明唐寅、文徵明、陳洪綬等8位名家的《書畫合璧》扇面;2005年,八大山人《雙魚圖》扇面在北京翰海以159.5萬元被拍出,高出估價三四倍,精品扇面從十幾萬元跨躍到數十萬元、百萬元價位的現象逐漸變得不再稀奇。
    從個體藝術家創作的扇面成交高價對比中不難發現,2010年后,扇面成交高價大多在100萬元以上,哪怕經歷了前兩年的市場調整,精品扇面的價格依舊向上,相比較2014年,2015年高價扇面價位又有了小幅提升,這也代表了其價值逐漸被挖掘、被認可。
    “書畫越來越貴,贗品也多,相比較而言,扇面是小品,又有名家畫和字,是既有藝術價值又不那么貴的投資收藏品,說白了就是性價比高,這也是扇面為什么受到追捧的原因。”江則昊說。
    如果單以近年來拍賣市場的行情來看,扇面受吹捧的火爆程度也一度令人吃驚。2013年,北京保利春拍“小萬柳堂劇跡扇畫夜場”,72件拍品全部成交,成交額高達9087萬元,現場多幅扇面拍品引起了藏家們的“爭搶”,其中明代唐寅的《江亭談古》拍出了1150萬元的高價,刷新了扇面的拍賣紀錄,也是扇面首次破千萬成交。
    值得一提的是,在扇面收藏這一行內,不僅是交易價格受關注,藏家看重的更是其變現是否順利。江則昊表示,相對于動輒數百萬元、千萬元的書畫精品而言,扇面作為其中的分支,有著“價位低”這個書畫所缺乏的優勢,數十萬元或者100多萬元就能買到一件齊白石的精品扇面。
 
    對于扇面市場行情的持續升溫,江則昊表示,書畫扇面將會是小眾收藏的“領頭羊”,“比起投資,買扇面的人更大部分是出于愛好,這就使得扇面市場的基礎扎實,不易受大市場波動影響。近兩年,不少藏家的選擇都偏向精、雅的東西,扇面精雅且形式、品種豐富,再加上目前的市場讓大家覺得小的雅玩是最安全的投資,所以不難預測,扇面未來的發展趨勢將非常可觀。”
      名家精品收藏價值更大
    有業內專家認為,藏家收藏扇面,最看重的是扇面的文化附加值。自古以來,扇畫創作主要用于文人、書畫家與友人之間的交往,因此往往會在畫面或扇畫的背面題上一些重要的信息,所以相比于普通繪畫來說更具故事性,反映了當代的歷史特性,可謂藝術文化與歷史價值的完美結合。
    在扇面的強勢勁頭背后,不難發現,帶動整個扇面市場走高的還是名家精品。江則昊表示,扇面升值空間很大,特別是近現代名家的作品,表現形式多樣,真偽鑒別性高,收藏價值極為顯著,“二十年前,普通的扇面通常才兩三千元,像齊白石等名家的精品才小幾萬,現在市場行情一升溫,連最普通的扇面少說也要七八千。”
    名人扇面在各大拍賣中總能吸引人們的眼球,無論是其赫赫有名的創作者,還是高出估價的拍賣結果,都會給人們留下這樣的印象:出自名人之手的扇畫價值高。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由于扇面形式特殊,創作空間有局限,材質對筆墨的吸收性差,有折痕等,導致在其上面作畫難度較大,這就考驗藝術家駕馭筆墨、章法布局、結構安排等諸多方面的能力,而知名的作者在這一點上尤為出色,“比如,書畫扇面要求一次性完成,中間不能停筆。由于尺幅限制,在扇上繪畫就要求畫家要對線條、墨色和構圖進行精心設計,以巧贏人,胸有成竹時,方能落筆。中國書畫名家,如齊白石、吳昌碩、黃賓虹、張大千、徐悲鴻等,都是畫扇能手。”

    名人效應一直是書畫市場不變的原則,但江則昊表示,這并不是選擇時的唯一標準。這不但因為同一藝術家不同創作時期作品風格不一,更與作品是藝術家在何種情境下完成有關,有應酬之作,也有臨摹前人之作。
    江則昊告訴記者,扇面收藏對年代的要求自然是越早越好。另外,雖說名家精品價值高,但這還需要藏家對名家畫風有一個系統性的認識,如果是作為投資,他建議,最好是選擇藝術家的代表作。如果接觸不到一線名家,退而求其次選二線時,更要注重精品之作,要選藝術家頂峰時期的作品,技藝嫻熟、具有個人代表性的作品。
    對于品種的推薦,江則昊則表示更看好明清文人的作品,如吳門四家、齊白石、張大千等,出自這些名家之手的扇面無疑都是精品,可以做適當關注。
    另外,江則昊還強調,收藏投資明清的書畫扇面仍舊是風險和回報共存的,并且兩者還成正比關系,“名家扇面雖然價值高、升值空間大,但假若作品沒有選擇對,那么很可能就只是一件普通的工藝品,而非藝術價值高的藝術品。”

    如果單以近年來拍賣市場的行情來看,扇面受吹捧的火爆程度也一度令人吃驚。2013年,北京保利春拍“小萬柳堂劇跡扇畫夜場”,72件拍品全部成交,成交額高達9087萬元,現場多幅扇面拍品引起了藏家們的“爭搶”,其中明代唐寅的《江亭談古》拍出了1150萬元的高價,刷新了扇面的拍賣紀錄,也是扇面首次破千萬成交。
    值得一提的是,在扇面收藏這一行內,不僅是交易價格受關注,藏家看重的更是其變現是否順利。江則昊表示,相對于動輒數百萬元、千萬元的書畫精品而言,扇面作為其中的分支,有著“價位低”這個書畫所缺乏的優勢,數十萬元或者100多萬元就能買到一件齊白石的精品扇面。
 
    對于扇面市場行情的持續升溫,江則昊表示,書畫扇面將會是小眾收藏的“領頭羊”,“比起投資,買扇面的人更大部分是出于愛好,這就使得扇面市場的基礎扎實,不易受大市場波動影響。近兩年,不少藏家的選擇都偏向精、雅的東西,扇面精雅且形式、品種豐富,再加上目前的市場讓大家覺得小的雅玩是最安全的投資,所以不難預測,扇面未來的發展趨勢將非常可觀。”
      名家精品收藏價值更大
    有業內專家認為,藏家收藏扇面,最看重的是扇面的文化附加值。自古以來,扇畫創作主要用于文人、書畫家與友人之間的交往,因此往往會在畫面或扇畫的背面題上一些重要的信息,所以相比于普通繪畫來說更具故事性,反映了當代的歷史特性,可謂藝術文化與歷史價值的完美結合。
    在扇面的強勢勁頭背后,不難發現,帶動整個扇面市場走高的還是名家精品。江則昊表示,扇面升值空間很大,特別是近現代名家的作品,表現形式多樣,真偽鑒別性高,收藏價值極為顯著,“二十年前,普通的扇面通常才兩三千元,像齊白石等名家的精品才小幾萬,現在市場行情一升溫,連最普通的扇面少說也要七八千。”
    名人扇面在各大拍賣中總能吸引人們的眼球,無論是其赫赫有名的創作者,還是高出估價的拍賣結果,都會給人們留下這樣的印象:出自名人之手的扇畫價值高。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由于扇面形式特殊,創作空間有局限,材質對筆墨的吸收性差,有折痕等,導致在其上面作畫難度較大,這就考驗藝術家駕馭筆墨、章法布局、結構安排等諸多方面的能力,而知名的作者在這一點上尤為出色,“比如,書畫扇面要求一次性完成,中間不能停筆。由于尺幅限制,在扇上繪畫就要求畫家要對線條、墨色和構圖進行精心設計,以巧贏人,胸有成竹時,方能落筆。中國書畫名家,如齊白石、吳昌碩、黃賓虹、張大千、徐悲鴻等,都是畫扇能手。”

    名人效應一直是書畫市場不變的原則,但江則昊表示,這并不是選擇時的唯一標準。這不但因為同一藝術家不同創作時期作品風格不一,更與作品是藝術家在何種情境下完成有關,有應酬之作,也有臨摹前人之作。
    江則昊告訴記者,扇面收藏對年代的要求自然是越早越好。另外,雖說名家精品價值高,但這還需要藏家對名家畫風有一個系統性的認識,如果是作為投資,他建議,最好是選擇藝術家的代表作。如果接觸不到一線名家,退而求其次選二線時,更要注重精品之作,要選藝術家頂峰時期的作品,技藝嫻熟、具有個人代表性的作品。
    對于品種的推薦,江則昊則表示更看好明清文人的作品,如吳門四家、齊白石、張大千等,出自這些名家之手的扇面無疑都是精品,可以做適當關注。
    另外,江則昊還強調,收藏投資明清的書畫扇面仍舊是風險和回報共存的,并且兩者還成正比關系,“名家扇面雖然價值高、升值空間大,但假若作品沒有選擇對,那么很可能就只是一件普通的工藝品,而非藝術價值高的藝術品。”

(責任編輯:admin)

湖北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