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文化報道在線咨詢:

    有事點這里        有事點這里

高級搜索
當前位置:中國文化報道>>一代宗師吳昌碩

一代宗師吳昌碩

2016-11-21 10:35:54 來源: 作者: 【 】 瀏覽:826次 評論:0

成就較高當屬篆刻:一代宗師吳昌碩

  一個時代總有一個時代的獨領風騷者。在中國19世紀末20世紀初的藝壇上,吳昌碩便是這樣一位執牛耳的人物。

  吳昌碩(公元1844-1927年),初名俊,又名俊卿,字昌碩,又署倉石、蒼石,號缶盧等,孝豐縣鄣吳村(現浙江安吉)人。吳昌碩出生于一個有著耕讀傳統的清貧人家。鄣吳村峰巒環抱竹木蔥蘢,風景十分清幽。吳昌碩在這樣的山村中度過了他的童年時代。

  22歲那年,在縣衙學官的催促下,吳昌碩勉強去應了一次院試,殊料竟考上了秀才。他的文名在四鄉八里傳開了,都說吳昌碩是文曲星下凡,再讀上幾年書,考個舉人,中個進士是三個指頭捏田螺——穩拿的事。有人上門提親,說的是鄰縣菱湖鎮人施氏。這施氏名字頗怪,單名酒,字季仙。吳昌碩沒表示可與不可,可吳辛甲卻表現出了極大的熱情。父親替他應下了這門親事,次年全家遷居至安吉城,買地建宅。待蕪園建成,吳昌碩就迎娶了施氏。這世界之大無奇不有。婚前兩人也沒什么溝通,當施酒從姑娘變成妻子后,吳昌碩發現她竟是位知書達禮的女性,更為驚奇的是這施氏還刻得一手好印章。

  婚后的日子是愉快的,讀書、刻印、練書法,吳昌碩還寫了許多詩。然而好日子總不那么圓滿,吳辛甲隨后病逝。將父親歸葬祖墳后,吳昌碩就絕意場屋,不再赴考,開始了他的游學和為人幕僚的生活。在杭州,他拜經學大師俞樾學習詩文辭章,兼習書法。俞樾晚號曲園居士,清道光三十年進士,授翰林院庶吉士。歷官編修、河南學政等,后辭職歸鄉,經兩江總督李鴻章推薦,任蘇州紫陽書院主講。而后他相繼任杭州訪經精舍、上海詁經精舍等書院主講。光緒十三年,俞樾在蘇州購地建宅,修花園成曲尺形,疊石鑿池,栽種花木,題名曲園。俞樾一生著述豐富,匯集為《春在堂全書》,凡500卷。有如此一位飽學之士為師,日后吳昌碩于詩書畫印得享大成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了。

  兩年后他到嘉興結識了畫家蒲華,互相切磋畫藝,得益良多。

  后來他去了蘇州,盡覽收藏家吳平齋所藏書畫篆刻彝器,藝術視野從此大開。

  在蘇州,吳昌碩得潘瘦弟所贈石鼓文拓本,初見時吳昌碩即愛不釋手,好像于冥冥中,于茫茫藝海中等待著的尋找著的就是它。這在當時是一件毫不起眼的小事,事實證明對吳昌碩而言是一件大事。從此他開始了對石鼓文的研習并一日不輟,并一日有一日之體會,讓石鼓文——這一最古老的石刻文字煥發了新生。這一年吳昌碩36歲。

  1874年,吳昌碩入兩淮鹽運使杜文瀾幕府。杜文瀾官至江蘇道員,署兩淮鹽運使,有干才,為曾國藩所稱道。杜文瀾亦工詞章,著有《古謠諺》、《平定粵寇記略》及《詞律校勘記》等。吳昌碩在杜文瀾處應該說收獲頗豐。除了在學問上可以切磋,吳昌碩臨寫的石鼓文也得到了杜文瀾的贊賞,最重要的是他富有個性的書風開始形成。兩年后吳昌碩到蘇州鬻藝,他非但很快站住了腳跟,還賺了些錢,把妻兒接到蘇州一同居住。

  1877年初春,那是一個值得紀念的日子。蘇州的一幫文人朋友陪一位客人來吳昌碩寓所作客。經朋友介紹,吳昌碩始知來客即是在上海畫壇大名鼎鼎的山陰任頤任伯年。任伯年看了吳昌碩的書法和印章,建議他到上海去謀生,說上海華洋雜處,五方匯聚,英雄的用武之地大著呢。吳昌碩說上海他是去過的,但上海大居不易,僅憑刻章和書法能養家么?到時候是要向任先生學幾筆畫的。當任伯年歪著頭在端詳吳昌碩的書法時,在座的高邕笑道既是任兄攛掇吳兄去上海,這畫藝定歸是要教幾手的。任伯年要吳昌碩作一幅畫看看。吳昌碩說:“我還沒有學過,怎么能畫呢?”任伯年道:“你愛怎么畫就怎么畫,隨便畫上幾筆就是了。”吳昌碩于是隨意畫了幾筆。任伯年看他落筆用墨渾厚挺拔,不同凡響,不禁拍案叫絕,說道:“你的用筆已到火候,將來在繪畫上一定會成名。”吳昌碩聽了很詫異,還以為跟他開玩笑。任伯年卻認真地說:“即使現在看起來,你的筆墨已經勝過我了。”吳昌碩自此以篆籀筆法作畫,受教于任伯年,兩人成了至交,始終保持著師友之間的友誼。

  吳昌碩已人到中年,做事小心謹慎。他先到上海熟悉環境,待賣掉了一些書作承刻了一些印章,待借妥了房子,這才舉家遷居上海。由于吳昌碩待人以誠,求知若渴,大家都很樂意與他交往,其中尤以任伯年、張子祥、胡公壽、蒲作英、陸廉夫、施旭臣、諸貞壯、沈石友等人與他交誼尤篤,相互切磋,幾無虛日。同時他又從滬上幾位大收藏家處看到不少歷代彝器文物和名人書畫真跡,考據欣賞摹拓臨寫,經年累月孜孜不倦,既擴大了視野,又開拓了胸襟,學術修養藝事也隨之大進。

  在上海,吳昌碩結識了金石學家吳大徵。吳大徵是同治年間進士,歷任編修、學政、巡撫等職。吳大徵雖然也辦理大清國的軍政事務,但他本質上是位文人,長于金石考據和古文字學,著有《說文古籍補》、《恒軒所藏吉金錄》、《字說》等。吳昌碩與吳大徵相處的日子里,對于金石學修養益深。

  光緒二十五年,吳昌碩由同鄉丁葆元保舉,得到了就任安東縣(今江蘇漣水縣)知縣的實缺。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知縣,吳昌碩是懷著有所作為的目的赴任的,但現實讓他大為失望。吳昌碩要革除舊弊,上司卻不許。吳昌碩不讓下屬魚肉百姓,縣衙們卻不聽。上司來安東巡視,吳昌碩不迎不送……到任只一個月,吳昌碩忍無可忍,遂掛印辭官,南返上海。從此他徹底放棄了仕途追求,專心致志于藝術創作。

  中國的藝壇非常幸運,少了一個小官僚,卻增加了一位大藝術家。

  吳昌碩早年研習刻印,初師浙派,后融合浙皖兩派之長,參以鄧(頑伯)、吳(讓之)、趙(撝叔)諸家,而歸其本于秦漢,發揚秦漢人“膽敢獨造”的精神,深得純樸渾厚之趣。正如他自己所說:“鋌險醫全局,涂岐戒猛驅。”他于書法最重臨摹《石鼓》文字,畢生精力盡瘁于此。他寫《石鼓》常參以草書筆法,不僅僅于形似,而凝煉遒勁,氣度恢宏,每能自出新意,耐人尋味。所作隸、行、草書,也多以篆籀筆法出之,別具一種古茂流利的風格。偶作正楷,挺拔嚴毅,自始至終一筆不茍,尤見功力。他的繪畫果然應了任伯年的預言,到晚年大放異彩。

  吳昌碩也善作詩文,苦吟數十年,未嘗間斷。

  而他在詩書畫印中成就較高的當屬篆刻。吳昌碩在繼承前人的沖刀法和切刀法的優秀成果的基礎上,融諸家之長,在大量的篆刻創作實踐中,不斷探索,將沖刀和切刀兩種刀法融合在一起,形成了自己的沖切結合的刀法。這種刀法靈活多變,或沖中帶切,或切中帶沖,甚至切中帶削……這種多變的刀法,把沖刀的猛利、挺勁、爽快與切刀的含蓄、渾樸融為一體,將書意和刀意表現得淋漓盡致,使他的篆刻刀法的雄渾樸茂中寓秀逸的個性化特點凸現了出來。

  自元末明初篆刻藝術誕生之后,篆刻家們對篆刻的刀法一直孜孜不倦地探索著。到了清末民初的吳昌碩時代,篆刻刀法已相當成熟,并形成了眾多的篆刻流派和一批卓有成就的篆刻大家。篆刻刀法的觀念也已經形成。吳昌碩的偉大之處就在于他敢于和善于對傳統的和其同時代的篆刻刀法觀念的揚棄。

  吳昌碩篆刻刀法的當代意義是深遠的,他不僅僅在于突破了明清以來的篆刻刀法程式,更重要的是事實上突破了明清以來的篆刻刀法的一元審美的觀念。開啟了當代篆刻刀法多元審美的新觀念。他的藝術作品和藝術思想,影響了近百年來的中國書畫印藝壇,同時也影響到日本、韓國以及東南亞許多國家和地區。

  除藝事外,吳昌碩在交友處事上也口碑極好。海派畫家蒲華不善經營,老來窮愁潦倒。吳昌碩經常接濟其生活外,在其過世后還出頭為他操辦了喪事。同樣的事發生在大畫家任伯年身上。任伯年在晚年不幸染上了吸食鴉片的惡習,雖然在毒品的刺激下能暫時鼓起創作的熱情,但時間一長,生命的元氣隨吸食鴉片后吐出的煙霧同時消逝。雪上加霜的是,任伯年應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富商之請,創作了他藝術生涯中堪稱杰作的泥金箋《群仙祝壽圖》十二條屏(一說十四條屏,現以實物為準),得潤資黃金百兩。任伯年想葉落歸根,回山陰老家買地造屋,也有借此避開十里洋場戒掉毒癮之意。殊料他托錯了人。他將黃金交與一個本家兄弟經辦此事,而那人自以為富翁,從上海到紹興足足走了半年,一路吃喝嫖賭。待人到紹興,口袋里已空空如也。他偽造了地契等物回上海搪塞,等任伯年明了底細,便一氣病倒,隨后身亡。這回又是吳昌碩出面為任伯年操辦喪事,讓一位大畫家在死后獲得了應有的尊重。

  藝品加上人品,使吳昌碩成為了“后海派”藝壇的領軍人物。

  光緒三十年(公元1904年)夏,篆刻家葉品三、丁輔之、吳石潛、王福庵等聚首杭州西湖人倚樓,探討治印藝術,決定創立一個研究金石篆刻的學術團體,定名為“西泠印社”,邀請吳昌碩參與其事。1913年重陽節,西泠印社正式成立,各地金石學者紛紛參加,公推吳昌碩為首任社長。當時他為印社撰一長聯云:“印詎無源?讀書坐風雨晦明,數布衣曾開浙派;社何敢長?識字僅鼎彝瓴甓,一耕夫來自田間。”

  西泠印社成立后,每當春秋佳日,或舉行學術研究和藝術展覽,吳昌碩必往參與,并先后作《西泠印社圖》、《西泠印社記》、《隱間樓記》等。值得一提的是,印社所藏珍貴文物之《漢三老諱字忌日碑》,也是吳昌碩和社友們一起大力搶救下來的。此碑為東漢建武二十年(公元44年)的石刻,距今已有一千九百余年。清咸豐二年(公元1852年),此碑在余姚客星山周家出土,為浙江省現存的兩種漢碑之一。

  1927年11月6日,吳昌碩突患中風,在滬寓謝世,享年84歲。1932底,由其門人和朋友將其遷葬于浙江余杭縣超山報慈寺西側山麓,墓地坐落于宋梅亭畔。墓門石柱上刻有沈淇泉所撰聯語:“其人為金石家,沉酣到三代鼎彝,兩京碑碣;此地傍玉潛故宅,環抱有幾重山色,十里梅花。”(作者:蔣頻)

(責任編輯:admin)
湖北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