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文化報道在線咨詢:

    有事點這里        有事點這里

高級搜索
當前位置:中國文化報道>>藝術品投資回報已下降 要持有二三十年才劃算

藝術品投資回報已下降 要持有二三十年才劃算

2016-08-29 19:22:57 來源: 作者: 【 】 瀏覽:692次 評論:0

 

藏家也好,單純藝術品投資客也好,都應該對自己的選擇抱持不可動搖的信心,最佳持有期是20到30年。因為盡管市場極不穩定,持續專注的收藏會使其超過市場的一般行情

藝術品,越來越從掛在家里或博物館內的展示品或是偷偷珍藏的心頭好變成一種理財產品,在很多家族、企業與個人的財富配置中,藝術品也成為多樣化投資組合的一個選項。

 

藝術品投資回報已下降 要持有二三十年才劃算

 

藝術品投資回報呈下降趨勢

金融分析師估算稱,過去40年中,藝術品基金的年收益率約為10%。藝術品作為優質投資手段在過去10年表現的尤為顯著。從2005年到2008 年,藝術品投資取得了無法想象的成功。2009年,道瓊斯指數跌至1997年以來的最低點,而在佳士得巴黎的拍賣行,Yves St Laurent的藏品以3.33億英鎊的價格售出。馬蒂斯、蒙德里安、畢加索、布朗庫西和杜尚的作品最高賣到3900萬美元,高出估價3倍。

再遠一點,事實上,從1850年起,藝術品就開始更多地被作為投資看待。對于維多利亞時期的人而言,有時候,藝術品只要有金錢價值就夠了。

不過,盧森堡大學金融學院的一項最新分析表明,藝術品回報率已呈明顯下降趨勢。他們將這一研究結果發表在了《金融研究回顧雜志》(Review of Financial Studies)上。

 

藝術品投資回報已下降 要持有二三十年才劃算

 

此次研究中,經濟學家們收集并回顧了近幾十年來布盧安藝術品銷售指數(Blouin Art Sales Index )的數據,并對藝術品潛在收益和藝術品基金的風險投資進行了更準確的估量。該研究顯示,藝術品作為一種資產,在1960至2013年間的投資回報率僅為 6.3%。研究人員還發現,藝術品利潤的預期被夸大,而其中的風險卻被低估。

研究還顯示,含有藝術基金的多樣化投資組合與不含藝術基金的投資組合相比,并沒有產生更多的利潤。而藝術基金對于投資者來說,與股票等有價證券一 樣,同樣是有風險的,尤其是對于散戶投資者的風險較高。這種風險主要來自于擁有名貴藝術品所需要付出的較高成本和承擔很大的投資風險,包括購買保險、自然 損壞、盜竊或偽造等,主導此次研究的盧森堡大學金融學教授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藝術品投資要承擔的風險可不低。

買自己喜歡的還是別人喜歡的?

所以,在將藝術品作為資產配置的一部分之前,最好基于自己的喜好去購買藝術品,而不是期望很快獲得經濟回報——想要經濟回報是理所應當,而前提是,你真的愛這個作品。如果你都不愛,那也不要指望它能升值——除非你根本不相信自己的眼光。

這句話是對藏家型藝術品投資者說的。不同的收藏目的,反映在對藝術品的購買方式上。剛剛過去的巴塞爾藝術博覽會上,劉益謙一口氣購入多件西方當代藝 術作品,包括德國藝術家格哈德·里希特巨幅作品《930-7條紋》,“歐普藝術”重要代表人物、英國女性藝術家布里奇特·賴利新作;而去年11月,他以 1.7億美元在紐約佳士得拍莫迪里阿尼的《側臥的裸女》的事兒到現在還有人說起。

劉益謙真的喜歡這些藝術品?從他的收藏看,口味還真雜。不過,當你把他看作一個有盈利目的的機構時,就不難理解了。不僅為自己收藏,他的美術館要經 營運轉,因此他收藝術品,要考慮知名度、話題性、關注度。這都是更加大眾的審美,而不是個人化的。就像小說《福爾賽世家》中的索米斯在買下高更的一幅畫時 念叨著,“難看的東西”,可他知道想要賺錢還是該買。

這次巴塞爾中國藏家的大手筆令主辦方再次強調,要照顧好這些亞洲人;但與主辦方立場不同,有西方媒體酸酸地說,西方藏家只買對的,中國富豪只買貴 的。其實,這可不是中國富豪獨有的。只不過,在藝術知識體系不夠完備、審美和獨立思考判斷能力欠缺的前提下,即使貴,也未必買著好的。不過,《名利 場:1850年以來的藝術品市場》中就提醒道:“藝術品投資者注意,與股市相比,藝術品市場是一個相當小的市場,操縱很容易做到,并且,這些操縱可能完全 合法。”

想想日本的例子,上世紀80年代日本使勁買畢沙羅、雷諾阿和西斯利的三流作品,西方藝術界極為不解這種粗鄙怪異的眼光。這種瘋狂的投機行為在經濟危機、絲滿丑聞曝光后崩盤,而印象派與現代派市場也因為投機過度充滿泡沫。

好品味依舊重要

不過,我們常常說的“二代”中熱愛藝術的新藏家們,收藏態度反而呈現理性而智慧的趨勢。

今年5月,佳士得紐約春拍和蘇富比紐約春拍兩天內,日本億萬富翁前澤友作眼睛都不眨就花了9800萬美金(約合人民幣6.5億元)購買了包括讓-米 歇爾-巴斯奎特的《無題》、理查德·普林斯的《逃跑的護士》,杰夫·昆斯的《龍蝦》,亞歷山大·考爾德的《Sumac 17》,以及布魯斯·瑙曼的《Eat War》七件名家大作。他說:“當我在紐約佳士得的預覽上看到這件巴斯奎特的繪畫作品時,立即對它產生了一種本能的好感。從不同代人的角度來說,我更能將 巴斯奎特的文化和他的生活經歷與自己相聯系起來。撇開金錢和投資的價值,我覺得我有種個人義務為下一代保管這件杰作。這件巴斯奎特曾經在1985年于東京 展出。對于日本來說,這有如一個藝術史上的重要時刻。能有機會珍藏這樣一件精湛的畫作,讓我有一股發自內心的快樂,我非常榮幸能夠擁有它。”他還表示,自 己的當代藝術基金會每年兩次向公眾開放藏品展,他會在不久的將來與大眾分享這件作品。顯然,這位日本收藏家與上世紀80年代的瘋狂購買者們截然不同。

同樣,中國的“80后”藏家也表現出相似的特征。出生優渥,在藝術圈中也越來越有話語權,是這些“新資本”的所有者、或者所謂的“二代”們的特點, 他們多半是當代藝術收藏家,不僅僅滿足于購買與鑒賞,更多是參與公共平臺的搭建,并樂于分享與傳播,充當藝術的推手。收藏對他們來說,不僅僅是個人享受, 也是一種介入公共事務的姿態。

蘇富比的弗蘭克·赫爾曼就認為,藏家也好,單純藝術品投資客也好,都應該對自己的選擇抱持不可動搖的信心,最佳持有期是20到30年。因為盡管市場極不穩定,持續專注的收藏會使其超過市場的一般行情,長期投資的盈利高于短期收益。

想想要拿在手里那么久,還是喜愛并認同比較好吧。

(責任編輯:admin)
湖北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