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文化報道在線咨詢:

    有事點這里        有事點這里

高級搜索
當前位置:中國文化報道>>留住湮沒在時代里的民族工藝

留住湮沒在時代里的民族工藝

2016-08-29 19:13:46 來源: 作者: 【 】 瀏覽:549次 評論:0
留住湮沒在時代里的民族工藝 

李從會的兒媳賀樹會把火草葉背上的白色絨毛捻成線

留住湮沒在時代里的民族工藝 

彝族月琴表演

留住湮沒在時代里的民族工藝 

彝族手工銀飾

留住湮沒在時代里的民族工藝 

涼山彝族民間漆器

資料圖片

   

精美的銀器、華麗的彝族服裝、承載歷史記憶的會理綠釉陶瓷品……一個個具有濃厚民族風情的傳統文化藝術精品引得現場觀眾不時地駐足觀望、把玩。近日,以“文化之根·旅游之魂”為主題的大涼山非物質文化遺產展演活動在四川省西昌市拉開了帷幕,這一擁有國家級非遺項目名錄18項、省級項目名錄105項……在數量與種類上皆位居四川省前列的多民族偏遠山州,希望以此為窗口向世人展示獨具魅力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呼喚全社會對古老民族的傳統工藝的共同保護,盡管要實現這一目標并不容易。

根植于多民族文化的涼山非遺

踏進非遺文化節阿諾展廳的那一刻,世界似乎沉寂下來。廳外人潮涌動的喧囂與廳內匠人專注于手工作業的靜謐形成鮮明對比。

展廳中,一件件漆器上的精美圖案正在匠人筆尖輕柔地繪制下產生;清脆的敲鏨聲帶來的是老銀匠精心制作的桃形掛飾;傈僳族女子挑選最新鮮的火草葉,刮下葉背的白絨輕捻成一縷縷線;陶匠人手握泥巴置于轉盤上,只需一會兒,壇子粗坯便成型。

“活態展演的形式能更好地展示涼山非物質文化遺產風貌,讓大家了解這些非遺項目的原生性。而這些項目僅是涼山眾多非遺項目中的一角。”來自涼山州非遺保護科工作人員吉伍依作向記者介紹到。

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州是全國最大的彝族聚集區,藏族、傈僳族、納西族等多個民族世居于此。紛繁多姿的民族文化構成了涼山州類別多樣的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美姑縣的彝族畢摩文化,喜德縣的彝族漆器文化,昭覺縣的彝族服飾文化……無不讓人驚嘆。

“有些非遺項目已經面臨瀕危了。”吉伍依作談到,與這些精湛的技藝形成對比的是,非遺項目無法得到市場的有力推廣以及傳承人數量的減少。

在四川涼山州德昌縣金沙傈僳族鄉,傈僳族人在受到現代文明影響之前,其祖輩依靠火草麻布遮雨御寒,這種布專用火麻編織而成,因此,每家每戶要種火麻、學織布。每到農閑時,村里的婦女們便忙著種麻、捻麻、扯火草,織布、紡衣,當地更有“傈僳女兒不勤快,傈僳男兒無衣穿”的諺語。

火草麻布工藝十分獨特,編織時有兩梭,一梭為麻線,一梭為火草線,然后交織而成。火草線是用山上生長的一種當地人稱火草的植物葉背上的白色絨毛,晾干或曬干后捻成線,與麻線一同織成布。這種織布工藝十分費時,從割麻、制麻線到織布,有幾十個工序,一件衣服可能要織幾個月。像火草織布技藝,如今還有多少人會呢?

傳統匠人的無悔堅守

李從會一家三代傳承著“火草麻布”織布技藝。13歲就能掌握此項技藝的李從會是傈僳族火草織布技藝的省級代表性傳承人,如今她已53歲。兒媳賀樹會常年在李從會身邊幫工,但她告訴記者,如今傈僳族鄉的婦女們已鮮有火草織布能手,年輕人不講傈僳話,不唱扯火草歌,對于火草織布技藝更是一籌莫展。

“可我婆婆卻放不下,她每年堅持做一套這樣的衣服。她說這是傈僳族人所特有的文化傳統,傳承傳統是對老祖先的尊敬。丟了就再也揀不回來。”賀樹會指著掛在墻上的一套火草麻布服對記者說。

面臨難題的不僅僅是火草麻布工藝,涼山州的其他非遺項目的保護和傳承也遭遇困境。

彝族漆器起源于涼山州喜德縣依洛鄉的彝家村寨,從最初不上色的原木用品到髹了土漆的黑色用品,再到用了土漆、銀朱和石黃等珍貴天然原料進行人工彩繪的精美彝族漆器,這一民間手工技藝在四川喜德已有1000多年的傳承和發展,到近現代,主要由居住在這里的吉伍家族傳承。

吉伍巫且深得父親的真傳,成了民間公認的彝族漆器髹飾高手,被評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彝族漆器髹飾技藝”項目代表性傳承人。他告訴記者,漆器的制作工藝復雜,從制作胚胎到彩繪、陰干,共有40余道工序,耗時可達半年。

1992年,吉伍巫且開辦了自己的工藝廠。然而,因手工漆器的價格較貴,許多彝族人開始使用大眾化陶瓷餐具,傳統彝族漆器市場大幅縮水。為求生存,他大膽開發了幾十種新產品,重點在產品造型、紋飾、色澤、手藝上下工夫,以迎合受眾的審美。一番艱難轉型后,吉伍巫且家的漆器生意終于有了一些起色。

除了應對市場的挑戰外,吉伍巫且還要面臨傳承的艱難。“想把這門工藝延續下去就必須要有開放的心態”,吉伍巫且告訴記者,自己打破了“傳內不傳外,傳媳不傳女”的家規,向更多“門外人”開放這門手藝。

在傳授時,嚴于律己的吉伍巫且要求他們每個細節都要做到位。但即便如此,仍有許多徒弟或學藝不精或半途而廢,漆器工藝的傳承依舊困境重重。

非遺傳承的破題之路

一個利好的趨勢是,近年來,面對人才和市場兩大制約非遺傳承的致命傷,涼山州探索出了“非遺+”的破題之路。

“‘非遺+傳承’,通過就業,吸引更多年輕人參加到非遺的培訓中,這樣既傳承了文化,也提升了大家的技藝。”涼山州政府負責人介紹。據了解,非遺代表性企業——賈佳服飾公司主動融入全州脫貧攻堅行動中,共舉辦了5期彝繡主題培訓班,吸引到100余名農村青年婦女參加培訓,采取“公司+農戶”模式使參訓學員在賈佳服飾實現就業。

“如何解決非遺在現代化進程中所面臨的問題,是當下非遺保護與傳承工作的難點所在。”相關非遺保護專家對記者談到,很多非遺已經成為過去生活方式的一種記憶,要讓這種傳統記憶在現代生活中活起來,就必須尋找非遺的傳統性與當代時尚性、現代性的結合點。而目前涼山州所探索的“非遺+”模式不失為可以借鑒的破題之路。“‘非遺+市場’是另外一條路子,以市場為平臺,充分發揮‘涼山工匠’的原創作用,讓原汁原味的非遺成為農村群眾致富的助推器。”負責人進一步表示,越西縣樂青地鄉瓦曲村把傳統彝族銀飾與旅游產業有機結合,形成加工、運輸和銷售一條龍,正是對這一思路的積極探索。

(責任編輯:admin)
湖北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