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文化報道在線咨詢:

    有事點這里        有事點這里

高級搜索
當前位置:中國文化報道>>薛春梅:最年輕的玉雕“國大師”

薛春梅:最年輕的玉雕“國大師”

2016-04-16 14:10:42 來源: 作者: 【 】 瀏覽:436次 評論:0

 “玉器這行水太深,收藏需要極高的專業化水準。如果出手,一定要買精品,高檔貨不怕貴。”   ——薛春梅談玉器收藏  “徒弟超過師父,這是自然規律,將來他們中有人超過我,我會很開心。”   ——薛春梅談徒弟

  人物名片

  薛春梅,女,1965年出生于揚州,中國玉雕行業最年輕的中國工藝美術大師,全國首批玉石雕刻大師,江蘇省勞模,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傳承人,揚州市有突出貢獻中青年專家。現任江蘇省政協委員、揚州市人大常委會委員、中國揚州玉石料市場常務副總經理。

  從事玉器雕刻、設計30余年來,薛春梅在傳承“揚州工”的基礎上不斷創新,融“南秀北雄”于一體,以玉雕人物山子雕為專長,形成了“清新婉約、細膩雋秀”的個人玉雕風格,作品頻獲“天工獎”、“神工獎”、“百花獎”、“西博會”等國內玉雕評比特等獎、金獎。

  兩個小時的采訪,被客人來訪、接打電話、指導弟子打斷數十次。掛著無奈的微笑,薛春梅一次次誠懇致歉:“實在不好意思,真的很忙。”

  和薛春梅交談,給人一種質樸的感覺:沒有吞吞吐吐,沒有欲言又止,沒有矯揉造作,把心里話和盤托出。

  “所有帶過的徒弟,我什么都教,沒有一絲保留。我不怕他們將來有一天超過我,相反,這樣更能顯示我這個師父的價值。如果有一天,徒弟們的成就比我大,我衷心地祝賀他們。當然,我現在要繼續努力,把握好最后十多年的藝術黃金期,爭取創作出一兩件自己認為稱得上‘傳世之作’的精品。”   

  年少入行,師恩永銘不忘

  畢業分配進廠,想把曾經好看好玩的石頭雕成佳作的壓力,讓她喘不過氣來。

  今年,是薛春梅進入玉雕行業的第35個年頭。小學畢業那年,家里決定讓薛春梅選門手藝活,早日掙錢挑起養家重擔。

  那時,薛春梅喜歡畫畫,玉器廠的師傅看了作品認為不錯,就問她愿不愿意學玉雕。對玉雕一無所知的薛春梅,懵懂中點了點頭。誰料想,這一點頭,讓她與玉石結緣,開始了中國玉雕行業“最年輕”中國工藝美術大師的成長軌跡。

  剛進揚州玉器學校學習,見到那么多玉石,薛春梅的感覺就兩個字:好看。學著學著,一些其貌不揚的石頭經過老師的手,逐漸光滑溫潤、造型各異,薛春梅的感覺從好看變成了好玩。

  1980年,薛春梅從揚州玉器學校畢業,進入玉器廠成為一名雕工,跟著師傅正式進行玉器制作。因為勤懇、踏實和天賦,薛春梅越來越多地得到師父、領導的肯定和贊揚。

  “他們表揚我,我就越想把活干好。結果,玉石好像一夜間失去了曾經的好看和好玩,變成了壓力。工作初期,這種壓力幾乎讓我喘不過氣,父親平時不輕言放棄的教育和我不服輸的性格,讓我扛了過來。”

  整整7年,薛春梅在車間里向各位師傅學習,不經意間打下了集百家之長的底子。那時,廠里每年都進行質量評比,薛春梅都能拿到名次。

  1986年底的一次評比,因為評比方式的創新,一舉改變了薛春梅的玉雕生涯。那年,玉器廠一改評比成品質量的方法,而是拿出一塊原料,讓大家把設計理念寫成論文。這次評比,薛春梅的論文獲得第一名,引起時任廠長夏林寶的注意。“夏廠長問我愿不愿意學設計,我說愿意。第二年,廠里決定讓我跟著顧永駿學設計。”薛春梅說,我的成功,除了有點天賦、能吃苦外,還遇到了好師父、好領導、好機遇。他們對于我的恩情,永遠不會忘記。

  火眼金睛,憑眼力能測出任意一塊料的重量

  和玉器打交道30多年,從出坯到成器,薛春梅未失一次手。

  玉雕是一項極需定力與細心的工作,稍不留神,就可能將一件精品變成廢品。和玉器打交道30多年,不管是噸位級的大件,還是只有十幾、二十克的小件,從出坯到成器,薛春梅從沒有失過一次手。問及成功的原因,薛春梅的回答很簡單:因為喜歡,所以執著。

  在薛春梅工作臺右側的條桌上,有一個電子秤。隨手拿起一塊籽料掂一掂,薛春梅報出的數據與天平的稱重相差無幾。“這個秤除稱重外,主要是用來練眼力的。把一塊料放在我眼前,多少克、幾公斤還是噸位,一眼就能測出個八九不離十。”

  從業生涯中的一些經歷,讓薛春梅至今難以忘卻。剛做設計那會,創作稿有專門的技術班子審。冬天,站在評審人員身邊,年輕的薛春梅又想得到專家的肯定,又擔心被挑出不足。“我緊張啊,稿子審結束,我身上早被汗浸透了。”

  白天,薛春梅一心放在設計創作上,晚上夢的還是玉。“有一次做鏈瓶,突然鏈子斷了,領導說是我弄斷的,我分辯不是自己弄的,急得哭了才知道原來是夢;還有一次雕一件驢,玉質很酥,驢腿不知怎么就斷了,接也不好接,改也不好改,急醒了才知道是夢。”

  薛春梅的個人作品首次在大型評比中獲獎,是在1993年舉行的第一屆香港玉器名家精品展上。那年,由她設計的山籽雕《觀瀑圖》榮獲一等獎。2002年,薛春梅的白玉作品《百子瓶》榮獲首屆“天工獎”金獎。從此,“神工獎”、“百花獎”、“百花杯”等各類工藝美術專業評比中,薛春梅成為最高獎項的得獎“專業戶”。而2009年和2010年,連續兩年摘得工藝美術行業的最高獎項——中國杭州西湖博覽會玉雕設計、制作特等獎,標志著薛春梅的玉雕技藝已臻圓熟之境。

  2004年,中國寶玉石協會授予薛春梅“中國玉雕大師”榮譽稱號。時隔兩年,薛春梅再獲“中國工藝美術大師”殊榮,成為我市現有四位玉器“國大師”中最年輕的一位。兩項“國大師”頭銜,給薛春梅帶來光環,也給她帶來壓力,慕名請她設計、制作玉器的人踏破了門檻。“只要是接下的活,沒有一件不是全身心地制作。‘國大師’三個字意味著出手必須是精品,這關乎名譽,也是最起碼的職業道德。”   

  傾囊相授,不忌“教會徒弟餓死師父”

  自古以來,“教會徒弟餓死師父”是行業忌諱。對此,薛春梅不以為然。   

  薛春梅有倆身份,一是市工藝美術集團職工,一是自己開辦的“春梅玉藝”老板。對于公私兩職,薛春梅拎得很清:“單位事大,自己事小,個人事業服從集體利益。”從業至今,薛春梅帶過許多徒弟。在單位所收的徒弟中,已經出現市級工藝美術大師;在自己的企業所收徒弟中,有些技術尖子,水平完全可以達到獨當一面。

  薛春梅收徒有一個標準:人品、天賦、定力,觀察一個月。她將10年作為徒弟的培養周期。前三年夯實基礎,不斷練習曲線、直線技法,鍛煉手上的柔勁,熟練使用工具。再三年為提高期,練習各種器型,提升精細度。最后四年,在精品上做文章,讓技術達到高精尖。

  “教會徒弟餓死師父”的行業忌諱,在薛春梅這里看不到一絲影子。“無需這樣,做人要大度一些。徒弟超過師父,這是自然規律,將來他們中有人超過我,我會很開心,不僅是為他們的成就,也為‘揚州工’傳承有人。”薛春梅說:“只要徒弟愿意學,我全部教,將來在不在我這里是他的事,教不會則是我的責任。”讓薛春梅欣慰的是,十多個徒弟幾無選擇離開的。

  25年的設計生涯,練就了薛春梅看一眼石頭就能根據外型自如設計的能力。盡管手中精品迭出,可在薛春梅心中,至今沒有一件達到完美無缺的境界。“原料、經驗、精力三者合一才能創作出好作品。我的創作黃金期還有最后十多年,我必須努力,爭取拿出一兩件自己認為稱得上‘傳世之作’的經典作品。”

  部分獲獎作品目錄 

  ■2010年 《漁家樂》榮獲“百花玉緣杯”金獎

  ■2010年 白玉《柏(百)子圖》榮獲“神工獎”金獎

  ■2010年《人生如意 福澤千秋》榮獲第十一屆中國工藝美術大師作品暨國際藝術精品博覽會特等獎

  ■2005年 白玉《羅漢圖》榮獲“天工獎”金獎

  ■2008年 《玉人何處教吹簫》榮獲“百花玉緣杯”金獎

  ■2008年 《桃園問津》榮獲“百花玉緣杯”金獎

  ■2009年 大型翡翠插牌《二十四橋》榮獲“天工藝苑·百花杯”特等獎

(責任編輯:admin)
湖北快3走势图